枣子ovo

废人一个√

呼唤【上】

cp向诺普
⚠大写ooc,没文笔可言,排版也很垃圾,灵感来于八爷的歌√中短篇x和应答大概可以算是姐妹文√⚠
可以的话就开始啦★

★0
乌云密布。
天气糟糕透顶,灰蒙蒙的一片,空气也十分浑浊,随时都会下起雨的样子。
那是一块石碑,上面爬满了藤蔓与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石碑的中央写着两行字:
                   最棒的兄弟,爱人
            诺克提斯 ·路西斯·契拉姆
过于安静的气氛被陆行鸟的鸣叫声打破,一个金色的身影由远及近,来到了墓碑前。他轻轻地吻了一下石碑,用手擦去名字上的灰尘后将早已准备好的花束和照片放在了石碑前。
“……诺克特,我来看你了哦。”

★1
普隆普特·阿金塔姆认为在这一生中,最值得高兴的事就是认识了诺克特,也就是路西斯未来的国王,诺克提斯·路西斯·契拉姆王子。
他并没有想过什么荣华富贵,什么位高权大,只是想和作为普特人的诺克特成为朋友罢了。
理所当然,为了留下快乐的回忆,他们整天黏在一起,玩这玩那,该做的都做了个遍,不该做的——例如挑食这种,也都做了。年轻人血气方刚,不是吗?
但他们并不知道,幸福的回忆,在被打破名为「离别」的平衡时,会显的多么苍白无力,多么惹人崩溃。

★2
普隆普特是什么时候爱上诺克特的?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
可能是诺克特在他绝望无助时救助他的时候;可能是诺克特在舞台剧上光彩夺目的瞬间;可能是诺克特给他亲手带上花环的时候;可能是诺克特在使骸出现时英勇战斗的时候;可能是诺克特在迷宫里保护他的时候……可能可能,有太多的可能。
普隆普特其实不是第一次想——如果他没有感情的话,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呢?
大概就是一个没有误会,也没有迷茫的人生了吧,也许那样,可以在诺克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向他传递思念与爱意,作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不告诉任何人。
但他又不敢去想。

★3
普隆普特有时不会做一个诚实的孩子——他不想让大伙感到担心,他想在所有人面前塑造一个开心果的形象。
他成功了,几乎是所有人都被他无害的谎言所蒙蔽,没有怀疑过他。
可总有几个例外。
在诺克特面前,他试过说谎,但不管对方有没有直接说出来,总是被识破。
每一次对他说谎后 ,
惧怕,恐惧都在内心蔓延。
可诺克特每次都包容着他,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明明只是想不让他担心。
明明只是想做出坚强的样子。
明明只是想独自承受。
可是一但遇上诺克特,普隆普特就会显得没有骨气,像个只会依赖人的孩子一样。

★4
普隆普特从记事开始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只知道手上条形码的含义——他不是路西斯的人。
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形成了他自小就有些自闭的心理。无论幼儿园还是小学,班级里的孩子们也都不愿与他成为朋友——诺克特是第一个。
诺克特的那句话使他终生受益,也促使他在高中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朗,阳光,活泼。普隆普特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人。
不论普隆普特有着怎么样的过去亦或是那些黑暗的记忆,诺克特从来也没有因此而对他另眼相看,就算是后来知道了他是帝国的人,他也没有。

★5
只要和诺克特在一起,普隆普特就感觉安心,快乐,就算只是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可以感觉到心中的温暖。
“呐,诺克特,你说我们俩相遇是不是奇迹?明明我们身上没有一处相同,身世背景也差的很远……”
诺克特对于普隆普特的言语有些惊讶,他反复试着理解话中的意思却并没有什么用,有些烦躁的挠了下头发,看着对方对着窗外放空的眼神
“……哈?说什么呢笨蛋,才不是什么奇迹,而是命中注定啊。”
普隆普特感觉眼前有些迷糊
“命中注定……嗯!是,命中注定呢!”
他看着注视着自己的黑发友人,一瞬间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不够,现在还不够,只是像平常一样呼唤自己的名字还不够,
想看诺克特吃醋的样子,
想让诺克特呼唤自己的名字,
想听诺克特对自己说情话。
普隆普特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被他自己的想法吓着。
————————————————————————
先……先写一半ni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花语的决定写he后就开始写几篇刀子过过手瘾ntm
顺便那个……有,有诺普的群吗!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