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子ovo

废人一个√

Language of flowers

我我我没坑!(;*´Д`)ノ
cp向:诺普,后期些许有些格伊
⚠大写的ooc,两国无婚约就打仗,诺普前后桌设定x⚠
可以的话开始啦——★
ch2
“呐,诺克特!明天可以一起去那家店吗?”普隆普特已经是这个星期不知道第几次问诺克特同样的问题。
“嗯……应该可以吧”诺克特也是这个星期不知道第几次回答普隆普特同样的话。
普隆普特将椅子对向诺克特的课桌,坐下后一把抢走了试图补觉的诺克特的手机。
“诺克特明天周六!去陆行鸟餐厅吗?”
“嗯”
“诶真的?明天真的有空吗?”
“嗯……”
“诺克特明天我们在哪里碰头?要去游乐场么先?”
“……嗯”
“诺克特明天是你生日”
“……嗯?”
“……诺克特你再不认真回答我就把你的手机从窗户丢下去”
“……嗯……嗯?!”
“……诺克特我真的想揍你,现在。”
“……抱歉,太困了”
普隆普特无奈的看着眼前现在一点没有王子样子的王子陛下,开始想象诺克特成为国王后整个国家的样子——会不会增加一个节日叫睡觉节?或者不吃蔬菜节?诶——好像很符合他的个性……
  当然这时他还不知道一个国王的性命可以如此短暂。
普隆普特看着大概已经进入了梦乡中的诺克特,面对王子俊郎的容颜不禁陷入思考。
“诺克特的颜值果然不是盖的啊……头发也很软的样子……”普隆普特看着眼前死党看上去很蓬松的头发,突然想去把这头整齐而松软的黑发揉乱。
“手感……不错诶……”当普隆普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他的手已经在诺克特的头上了,他顿了一下,想抽回手但却开始揉乱诺克特的头发。
诶……?糟糟糟我在做什么啊……!不行得快停下来!但是……但是诺克特的头发揉起来好舒服啊!!!
普隆普特陷入了混乱,他很想收手,但是手上那柔软而有些酥麻的触感让他无法停手。
———————————————————
  诺克特睡着了,就这么一下子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奇怪但有趣的梦。
  梦里他在一片红色白头翁中醒来,他顺着眼前的小路在花田中漫步,风起,一些松脱的花瓣便随风飘扬,花香也随风而来,诺克特不禁放松了许多。
  “这里通向哪里啊……好长……”
  诺克特悠闲地走在小道上,却怎么也见不到尽头,他只好继续顺着小路往前走,像是为了回答他一样,道路一下到了尽头,前面是一片花海,而在花海中有一抹金色。
“这种金色……普隆普特吗?”
  诺克特突然有些期待——期待那抹金色是普隆普特,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确认自己的想法,他快步走进了花海,朝那抹金色走去——只不过……
“……陆,陆行鸟?”
  诺克特看着眼前的陆行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仔细想想这再也正常不过,普隆普特的发色和陆行鸟的毛色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了。
  诺克特看着眼前的这只陆行鸟发现它嘴里叼着一束……百子莲?一朵朵紫色小花在阳光中盛开着,显得十分可爱,陆行鸟嘴里叼着百子莲,脑袋一晃一晃的,似乎想让自己拿走那束花。
“哼,怎么?想把花送给我?乖,乖。”
诺克特似笑非笑的接过了陆行鸟嘴里的花,乘机揉了一把它的鸟毛——别说,和普隆普特的头发手感真像。
  诺克特自戏端详着眼前的花,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些什么,就是感觉头上有些难受……好像有人在揉自己的头一样。 他本以为这只是做梦梦到的感觉而已,谁知那感觉越发强烈——好像有人真的在揉自己头,而且力道很大,速度很快,自己头发要烧起来了一样。
  诺克特有些烦躁——做个梦还不给做的舒服一点?他使劲的甩了甩头,想将这种感觉给忘掉,但他越挣扎,感觉越剧烈,而原本美丽的梦境也逐渐被酒红色所笼罩,白头翁一朵一朵枯萎了,手上的百子莲也逐渐低下了头,陆行鸟在惊叫了一声后往自己身后躲,正当自己想安慰陆行鸟时它却被酒红色给吞噬,而那令人发指的酒红色也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想把自己也一同吞噬。
诺克特被吓醒了。
他一睁眼就是死党惊恐无比的面容。
———————————————————
结果诺克特和普隆普特的约定过了一个星期才得以实现,毕竟诺克特还是路西斯现在的王子,未来的国王,一星期总要有几天和媒体们打交道。
“所以——这就是你那天偷偷揉我头发的原因?”
  诺克特坐在普隆普特对面,将盘子里的肉全吃光后把蔬菜搁在了一边。
“……是”
  普隆普特试图逃避对方灼灼逼人的眼神。
  诺克特看着普隆普特有些害怕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他真可爱。
“好吧,那就不提这个了——说回来,你到这家店来竟然只点了一份汉堡套餐?我还以为你还会点什么其他的东西。”
“唔……这,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只是一个一般市民而已诶诺克特,没这么多钱去买大餐……虽然很想要就是啦!”
  普隆普特有些不满的回答诺克特,毕竟没钱是个硬伤,就算他再怎么努力去打工也没法一夜暴富,而且……
  普隆普特看着正在对蔬菜下毒手的诺克特,就算自己是王子的死党也并不代表自己可以依赖王子。
“想要吗……”诺克特嘀咕着,要是他想的话……可以?
“诶?诺克特你刚才说什么?”普隆普特回过了神。
“啊,不,没怎么。”记得这家伙的生日……好像是在下个月的今天?
“诶——诺克特告诉我嘛——”普隆普特不依不饶。
“……就是,你的生日是在下个月的今天吧。”算了告诉他吧。
“生日?嗯……对!诺克特刚才难道在想送我什么礼物?”诺克特竟然还记得我的生日!啊好开心!
“……算是吧,要不就带你去游戏机那里玩一下?或者送你一大复习资料?马上要毕业考试了”
“……诺克特你好过分啊,后者驳回驳回!”
  普隆普特和诺克特开着玩笑聊着天,分贝也越来越响,没有注意到服务员走到了他们桌前。
“……先生们你们打扰到其他客人吃饭了能不能轻一些?”
“抱歉/啊会注意的!”
“啊对了,这是本店送你们的小赠品,希望你们喜欢★”
  服务员略带欢快的语气使他们好奇,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纸袋子放到了他们桌上后准备离开。
“你们运气很好诶,这是本店最后两个这个样子的赠品了,先放在这里了,先生们祝你们能吃的开心★”
谢过服务员后普隆普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其中一个袋子——里面是一对耳钉,只不过被做成陆行鸟的样子了。
  “诺克特诺克特!你看这个啊哈哈哈,和你好像啊!”普隆普特取出其中一个后笑出了声。黑色的陆行鸟一脸不高兴,它头上的毛发也和诺克特有些神似。
“……一点都不像!倒是这个,一脸欢快的和你现在一模一样!”诺克特迅速驳回普隆普特的观点,将另一只耳钉取出,黄色的陆行鸟鸟喙微微张开,很开心的样子。
“诺克特你是在夸我吗?”
“……!”该死,忘了他是陆行鸟痴汉了。
普隆普特看着手上一脸臭屁的黑色陆行鸟,想了想后又看了看诺克特手上一脸愉悦的黄色陆行鸟。
“诺克特!我就要这个黑色的了!黄色的给你啦★”
“嗯?我还想两个都给你来着……”
“没事不用不用!就当是我们友情的证明!而且看到这个就想起诺克特,一想起诺克特就会感到安心!”
“你……嗯,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诺克特几乎是下意识的揽住普隆普特的脖子,揉乱他的头发。
“诺克特……!头发要被弄乱了!”
“好,好——”
他们旁若无人地走出了这家饮食店,留下对「友情」这一次的定义产生疑惑的客人与店员们。
★红色白头翁的花语为恋爱
★百子莲的花语为恋爱的造访
———————————————————
总算是肝完第二篇了……!查花语什么都真的好累啊哈哈.._:(´_`」 ∠):_ ...没有任何的文笔x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