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子ovo

废人一个√

Language of flowers

cp向:诺普,后期也许会有些格伊
以花语为线索
嗯处女文献给喜欢的诺普★
⚠从DK时期开始到…嗯先不说你打我啊bu大概是个长篇⚠
⚠相信我!我是个…亲妈bu,大写的ooc少女漫⚠
⚠个人特别喜欢露娜但认为露娜和诺克特没有太明显的爱情,两人的关系已经在爱情之上,所以接受不了请退出⚠
⚠可以把这个作为一个在平行世界发生的故事,除了没有婚约以外设定基本一样x⚠
可以的话就开始啦w

Ch1
“哟,你好!我是普隆普特!请多关照!”
诺克提斯至今还记得那个金发碧眼,总是充满着活力的男孩儿鼓起勇气对他打招呼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怀着满心期待却又害怕被拒绝的陆行鸟。
  诺克特有些无聊的盯着窗外,夕阳西下,学校的不远处开了一家新的饮食店,打着买套餐送陆行鸟周边的旗号现在火遍整个路西斯——说不定还可以火遍帝国。而且买的东西越多,或者买的东西越贵,送的东西也就越好,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见识过那个所谓最好的陆行鸟周边是什么——毕竟应该没有人会为了一个陆行鸟周边而大出血本,会这么做的也只有陆行鸟痴迷最深者或者傻子吧。
  说起来普隆普特那家伙好像很喜欢陆行鸟来着……诺克特盯着那家因为有巨型的陆行鸟气球而十分容易辨认的饮食店,陷入沉思,要不要……放学时叫上他一起去玩?
  诺克特思考了一下后放弃了这个念头,闭上了眼睛,不对,这么大的陆行鸟气球先不说,买套餐送周边这件事,已经足以让普隆普特自行来找自己陪他去那家餐厅了,所以……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哈欠——————”诺克特长舒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影响到了正在上课的老师。
“……诺克提斯陛下,上课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发出这么大的响声,会影响到其他同学的。”
“…………抱歉。”
或许是刚才用脑过度,也有可能是昨天和普朗普特通宵打游戏的缘故,感觉有点困,黑板上的东西一点都看不进去,睡觉吧,反正马上要放学了。诺克特这么想着,干脆合上了双眼。
———————————————————
“诺克特!喂,诺克特!”
好像……有人叫自己?
“喂!!!诺克特起来了!”
好像是普隆普特的声音……他是在推我吗……?怎么做个梦都这么真实啊……不对,倒不如说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
声音没了,果然是做梦吧…………等等呼吸——!
“咳!咳咳咳!”诺克特挣扎着挣脱了捏着自己鼻子的手,从半梦半醒的状态清醒了过来后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恢复过来后整个人散发着低气压,环顾了下四周想将对自己下如此毒手的人找出来——然后他看到了倒在地上,捂着自己头抱怨着的普隆普特。
“普隆普特?抱歉,没事吗。”
“唔……好痛啊……诺克特好过分……”
明明是普隆普特先对他的鼻子下毒手的但看着对方委屈的样子总有些于心不忍,鬼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法对他发脾气,给普朗普特搭了一把手,把人扶起来后任由着他抱怨一通。
“诺克特真的太过分了啊……直接抓着我的手把我推到旁边去了啊……”
“……没办法的啊,谁叫你突然捏我鼻子打扰我睡觉!而且,在没法呼吸的时候挣扎一下很正常。”
“可是真的很痛诶!头撞到桌角了!而且诺克特,现在离放学已经过了15分钟了!伊格尼斯已经在下面等很久了!……我的头上是不是长了一个很大的包啊?”
“……”诺克特把普隆普特拉到自己面前,让他把头低下“放心吧没有肿起来一个很大的包……”那家伙的头发……手感好像不错诶。
“可是——!呜哇疼疼疼!啊啊啊诺克特对不起没事吗我不是有意的啊啊啊!”刚准备伸手去揉揉乱的和刚跑完1000米的陆行鸟一样的金色头发,不料对方猛的一抬头,直接装上了自己的下巴,诺克特只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脱臼了。
“嘶——普隆普特你这个家伙……!饶不了你!接招吧!”
诺克特放下书包向毫无防备的普隆普特扑去。
“哈?!等等诺克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哈诺克特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
普隆普特特别怕痒,如果怕痒的人有级别的话他大概是当之无愧的怕痒之王了。
诺克特向普隆普特报复好自己被撞疼的下巴后把又一次瘫倒在地上的人拉起来,拎起书包,向教室门走去。
“所以——你费了老半天来叫我起床不会就只有这点事吧?”
  没人回答。
——————————————
普隆普特整理了一下因为刚才的小插曲而被弄乱的衣物——希望没有人看到自己和诺克特刚才的举动,要是明天学校的公告栏上出现了诺克特把自己扑倒在地以及现在一副衣冠不整的模样……就算诺克特不在意自己也会羞愧致死的,被伊格尼斯知道了就更别说,大概,和诺克特的来往也要就此结束了。
  普隆普特太过于专注的去想这件事以至于没听到诺克特对自己说的话,所以当诺克特放大了一倍的脸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足十厘米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也是正常不过的。
“诺!诺克特!”
糟糕,很糟糕这个情况。
诺克特原本就无可挑剔的五官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更加俊郎,黑色的发丝被照的有些发亮——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在发光一样。
  普隆普特感觉自己就像是那些少女漫画里被男主撩的晕头转向的女孩子们一样——他敢打赌他现在脸一定像家对过水果店里的苹果一样红,事实上,正是如此。
“喂,普隆普特,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扶着身后的桌子以至于不会摔下去,脑子里却完全炸开,感觉一片空白,嗡嗡的声音响个不停——六神啊他好好看。
“我……我……那个……”
大脑的当机使得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诺克特独有的气息直往他的鼻子里窜,靠的太近的缘故不时的可以感受到诺克特的吐息,一切对普隆普特来讲都太过于刺激。
“诺克特太近了啊……”
  绝望的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对方,心里不止的吐槽着王室的人都这么没自觉吗?!所幸,黑发友人似乎是感受到了过于暧昧的气氛,便恢复了原本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拎着包的样子,轻咳了几声试图掩饰脸上的红晕,转身过了一会儿后拉起自己的手就往学校的林荫道跑,然后松开手,转身对着自己。
“所以——你来这里这么费劲的叫我应该不止是想告诉我伊格尼斯来了吧。”
“嗯……格拉迪奥今天也来了”
“…………哈?”废大半天你就和我说这事?
“……噗……逗你玩的诺克特,呐呐,最近学校对面开了一家新的餐厅!要一起去吗!”
诺克特看着对方热切目光,脱口而出
“嗯,好啊”
自己完全拒绝不了眼前这只陆行鸟,虽然本身也希望对方邀请自己去那家餐厅是了。
“是那家买套餐送周边的陆行鸟主题餐厅吗?”
“呜哇诺克特怎么知道的!”
“整个年级就数你最喜欢陆行鸟……”
“周六可以吗!”
“周六啊……我尽量推掉访问好了……”
诺克特和普隆普特走在学校的林荫道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对方的兴趣爱好,并时不时的追逐打闹。
“诶诺克特你看你看!是丁香和玉蝉花诶!”
普隆普特突然停下,跑向学校花圃内养殖的那一片紫色,蹲下拿出自己的红色小相机开始拍照。
“学校什么时候养的这个?我都不知道诶……”
诺克特看着自言自语的金发友人,又看了一眼那片紫色花海——都很好看。
但要是将两种美结合起来呢?
诺克特在普隆普特专心于拍照时摘下几朵丁香和玉蝉,回忆着小时候露娜教他的编花环的方法,不难,却挺烦的,像模像样的编了一个花环把他悄悄放在普隆普特头上,掏出手机将这一瞬间拍下来。
六神啊他真好看。
答案是更美。
注意到了头上微妙的变化后普隆普特刚想抬头就被失去平衡的花环糊了一脸。
“这是什么……花环???”
普隆普特难以置信的看着诺克特和花环。
“诺,诺克特好厉害!还会编这个?!”
“嗯……小时候和露娜去花园玩的时候她教我的。”
“诶……好厉害……”等等这个不应该是做给女孩子的东西吗?
“这个送你了”挺适合你的。
“……诶?哦……谢谢!”诶?
诺克特看着有些呆愣的普隆普特,嘴角也不禁上扬,乘机揉了一把刚才没揉到的陆行鸟毛。
“走吧,伊格尼斯在等着我们呢,等久了他又要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了。”
“……诺克特你这话被听到后小心吃一个星期……不,一个月的蔬菜”

★丁香花语为爱的滋生
★玉蝉花花语为爱的音讯【选择】
谢谢忍受我毫无文笔可言的文看到这里的各位√mua
第一次有些紧张x

评论(1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