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子ovo

废人一个√

呼唤【上】

cp向诺普
⚠大写ooc,没文笔可言,排版也很垃圾,灵感来于八爷的歌√中短篇x和应答大概可以算是姐妹文√⚠
可以的话就开始啦★

★0
乌云密布。
天气糟糕透顶,灰蒙蒙的一片,空气也十分浑浊,随时都会下起雨的样子。
那是一块石碑,上面爬满了藤蔓与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石碑的中央写着两行字:
                   最棒的兄弟,爱人
            诺克提斯 ·路西斯·契拉姆
过于安静的气氛被陆行鸟的鸣叫声打破,一个金色的身影由远及近,来到了墓碑前。他轻轻地吻了一下石碑,用手擦去名字上的灰尘后将早已准备好的花束和照片放在了石碑前。
“……诺克特,我来看你了哦。”

★1
普隆普特·阿金塔姆认为在这一生中,最值得高兴的事就是认识了诺克特,也就是路西斯未来的国王,诺克提斯·路西斯·契拉姆王子。
他并没有想过什么荣华富贵,什么位高权大,只是想和作为普特人的诺克特成为朋友罢了。
理所当然,为了留下快乐的回忆,他们整天黏在一起,玩这玩那,该做的都做了个遍,不该做的——例如挑食这种,也都做了。年轻人血气方刚,不是吗?
但他们并不知道,幸福的回忆,在被打破名为「离别」的平衡时,会显的多么苍白无力,多么惹人崩溃。

★2
普隆普特是什么时候爱上诺克特的?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
可能是诺克特在他绝望无助时救助他的时候;可能是诺克特在舞台剧上光彩夺目的瞬间;可能是诺克特给他亲手带上花环的时候;可能是诺克特在使骸出现时英勇战斗的时候;可能是诺克特在迷宫里保护他的时候……可能可能,有太多的可能。
普隆普特其实不是第一次想——如果他没有感情的话,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呢?
大概就是一个没有误会,也没有迷茫的人生了吧,也许那样,可以在诺克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向他传递思念与爱意,作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秘密,不告诉任何人。
但他又不敢去想。

★3
普隆普特有时不会做一个诚实的孩子——他不想让大伙感到担心,他想在所有人面前塑造一个开心果的形象。
他成功了,几乎是所有人都被他无害的谎言所蒙蔽,没有怀疑过他。
可总有几个例外。
在诺克特面前,他试过说谎,但不管对方有没有直接说出来,总是被识破。
每一次对他说谎后 ,
惧怕,恐惧都在内心蔓延。
可诺克特每次都包容着他,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明明只是想不让他担心。
明明只是想做出坚强的样子。
明明只是想独自承受。
可是一但遇上诺克特,普隆普特就会显得没有骨气,像个只会依赖人的孩子一样。

★4
普隆普特从记事开始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只知道手上条形码的含义——他不是路西斯的人。
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形成了他自小就有些自闭的心理。无论幼儿园还是小学,班级里的孩子们也都不愿与他成为朋友——诺克特是第一个。
诺克特的那句话使他终生受益,也促使他在高中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朗,阳光,活泼。普隆普特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人。
不论普隆普特有着怎么样的过去亦或是那些黑暗的记忆,诺克特从来也没有因此而对他另眼相看,就算是后来知道了他是帝国的人,他也没有。

★5
只要和诺克特在一起,普隆普特就感觉安心,快乐,就算只是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可以感觉到心中的温暖。
“呐,诺克特,你说我们俩相遇是不是奇迹?明明我们身上没有一处相同,身世背景也差的很远……”
诺克特对于普隆普特的言语有些惊讶,他反复试着理解话中的意思却并没有什么用,有些烦躁的挠了下头发,看着对方对着窗外放空的眼神
“……哈?说什么呢笨蛋,才不是什么奇迹,而是命中注定啊。”
普隆普特感觉眼前有些迷糊
“命中注定……嗯!是,命中注定呢!”
他看着注视着自己的黑发友人,一瞬间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不够,现在还不够,只是像平常一样呼唤自己的名字还不够,
想看诺克特吃醋的样子,
想让诺克特呼唤自己的名字,
想听诺克特对自己说情话。
普隆普特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被他自己的想法吓着。
————————————————————————
先……先写一半ni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花语的决定写he后就开始写几篇刀子过过手瘾ntm
顺便那个……有,有诺普的群吗!

但你没有

被一个公众号发的漫画虐到了……quq感觉可以用来玩就产生了这篇x
cp向诺普,噗视角w
⚠小短打,借微信上看到的一个梗√大写ooc,没文笔,逻辑和排版可言x⚠
可以的话就开始啦★

记得那天,我壮着胆子与你打招呼。
十年过去了,我以为你会忘了我。
但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不小心覆盖了你的游戏记录。
那是你通宵打出来的,我以为你会把我赶出去。
但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拉着你去游戏机那玩耍,中途却如你所说下起了雨——而我们都没带伞。
我以为你会指责我。
但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光顾着和其他同学商量学园祭的安排,却忘了一直在一旁等待着我的你。
我以为你会抛弃我。
但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忘记和你说我放学有事要先走,害你像平时一样在学校等了我一个下午。
我以为你一定会离开我。
但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在战斗的时候为了不放弃任何完美的拍社角度而使你我都受了伤。
我以为你会抱怨。
但你没有,反而过来安慰我。

记得那天,我在迷宫时因为太过于害怕而很任性的在那抱怨。
我以为你会嫌我烦。
但你没有,反而一直在保护我。

没错,
有些事我一直在做错,
而你一直什么也没做。
你没有怪我,没有怨恨我,没有放弃我。
而是一直在容忍我,保护我,钟爱我。
后来,我们走到了一起。

说实话我真的欠了你太多,
所以,
我有很多想对你说的,
想回报你的。
但你我都没料到,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记得那天,我们打倒了许多使骸,
等赶到水晶处时,以为可以看到你得意的笑容。
但我们没有。

记得那天,我们最后一次在锤头鲨聚会,我们聊了好多好多,
我以为我们可以忍住不哭的,
但我们没有。

记得那天,我最后的意识就是看你走向那个酒红色的恶魔,我坚信你会回来。
我等了很久,当我睁开眼,走向王座的时候以为你还会用平时的笑脸迎接我们。
但你没有。

最后的最后,你在王座上,我们在台阶下。
你安静的陷入了沉睡,我们也陷入了寂静。
我以为我们可以拥有美好的童话结局。
但是我们没有。

END
好了真的是小短篇xxx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mua♥

三浦大知的turn of the light
黑色:诺克特
红色:普隆普特
蓝色:伊格尼斯
绿色:古拉迪奥
紫色:四人
二人或三人一起的话就混色了x
就感觉这首歌很适合他们嗯x

アイネクライネ 和vivi
刚才码文的时候听着三首歌首歌,其中两首是这俩个,感觉前一首很适合诺普向普视角,噗酱对王子的内心独白x很虐,特别是跟着下一首vivi的时候,vivi就感觉像是脑壳疼对噗酱的回答一样,特别虐。

Language of flowers

我我我没坑!(;*´Д`)ノ
cp向:诺普,后期些许有些格伊
⚠大写的ooc,两国无婚约就打仗,诺普前后桌设定x⚠
可以的话开始啦——★
ch2
“呐,诺克特!明天可以一起去那家店吗?”普隆普特已经是这个星期不知道第几次问诺克特同样的问题。
“嗯……应该可以吧”诺克特也是这个星期不知道第几次回答普隆普特同样的话。
普隆普特将椅子对向诺克特的课桌,坐下后一把抢走了试图补觉的诺克特的手机。
“诺克特明天周六!去陆行鸟餐厅吗?”
“嗯”
“诶真的?明天真的有空吗?”
“嗯……”
“诺克特明天我们在哪里碰头?要去游乐场么先?”
“……嗯”
“诺克特明天是你生日”
“……嗯?”
“……诺克特你再不认真回答我就把你的手机从窗户丢下去”
“……嗯……嗯?!”
“……诺克特我真的想揍你,现在。”
“……抱歉,太困了”
普隆普特无奈的看着眼前现在一点没有王子样子的王子陛下,开始想象诺克特成为国王后整个国家的样子——会不会增加一个节日叫睡觉节?或者不吃蔬菜节?诶——好像很符合他的个性……
  当然这时他还不知道一个国王的性命可以如此短暂。
普隆普特看着大概已经进入了梦乡中的诺克特,面对王子俊郎的容颜不禁陷入思考。
“诺克特的颜值果然不是盖的啊……头发也很软的样子……”普隆普特看着眼前死党看上去很蓬松的头发,突然想去把这头整齐而松软的黑发揉乱。
“手感……不错诶……”当普隆普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他的手已经在诺克特的头上了,他顿了一下,想抽回手但却开始揉乱诺克特的头发。
诶……?糟糟糟我在做什么啊……!不行得快停下来!但是……但是诺克特的头发揉起来好舒服啊!!!
普隆普特陷入了混乱,他很想收手,但是手上那柔软而有些酥麻的触感让他无法停手。
———————————————————
  诺克特睡着了,就这么一下子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奇怪但有趣的梦。
  梦里他在一片红色白头翁中醒来,他顺着眼前的小路在花田中漫步,风起,一些松脱的花瓣便随风飘扬,花香也随风而来,诺克特不禁放松了许多。
  “这里通向哪里啊……好长……”
  诺克特悠闲地走在小道上,却怎么也见不到尽头,他只好继续顺着小路往前走,像是为了回答他一样,道路一下到了尽头,前面是一片花海,而在花海中有一抹金色。
“这种金色……普隆普特吗?”
  诺克特突然有些期待——期待那抹金色是普隆普特,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确认自己的想法,他快步走进了花海,朝那抹金色走去——只不过……
“……陆,陆行鸟?”
  诺克特看着眼前的陆行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仔细想想这再也正常不过,普隆普特的发色和陆行鸟的毛色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了。
  诺克特看着眼前的这只陆行鸟发现它嘴里叼着一束……百子莲?一朵朵紫色小花在阳光中盛开着,显得十分可爱,陆行鸟嘴里叼着百子莲,脑袋一晃一晃的,似乎想让自己拿走那束花。
“哼,怎么?想把花送给我?乖,乖。”
诺克特似笑非笑的接过了陆行鸟嘴里的花,乘机揉了一把它的鸟毛——别说,和普隆普特的头发手感真像。
  诺克特自戏端详着眼前的花,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些什么,就是感觉头上有些难受……好像有人在揉自己的头一样。 他本以为这只是做梦梦到的感觉而已,谁知那感觉越发强烈——好像有人真的在揉自己头,而且力道很大,速度很快,自己头发要烧起来了一样。
  诺克特有些烦躁——做个梦还不给做的舒服一点?他使劲的甩了甩头,想将这种感觉给忘掉,但他越挣扎,感觉越剧烈,而原本美丽的梦境也逐渐被酒红色所笼罩,白头翁一朵一朵枯萎了,手上的百子莲也逐渐低下了头,陆行鸟在惊叫了一声后往自己身后躲,正当自己想安慰陆行鸟时它却被酒红色给吞噬,而那令人发指的酒红色也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想把自己也一同吞噬。
诺克特被吓醒了。
他一睁眼就是死党惊恐无比的面容。
———————————————————
结果诺克特和普隆普特的约定过了一个星期才得以实现,毕竟诺克特还是路西斯现在的王子,未来的国王,一星期总要有几天和媒体们打交道。
“所以——这就是你那天偷偷揉我头发的原因?”
  诺克特坐在普隆普特对面,将盘子里的肉全吃光后把蔬菜搁在了一边。
“……是”
  普隆普特试图逃避对方灼灼逼人的眼神。
  诺克特看着普隆普特有些害怕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他真可爱。
“好吧,那就不提这个了——说回来,你到这家店来竟然只点了一份汉堡套餐?我还以为你还会点什么其他的东西。”
“唔……这,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只是一个一般市民而已诶诺克特,没这么多钱去买大餐……虽然很想要就是啦!”
  普隆普特有些不满的回答诺克特,毕竟没钱是个硬伤,就算他再怎么努力去打工也没法一夜暴富,而且……
  普隆普特看着正在对蔬菜下毒手的诺克特,就算自己是王子的死党也并不代表自己可以依赖王子。
“想要吗……”诺克特嘀咕着,要是他想的话……可以?
“诶?诺克特你刚才说什么?”普隆普特回过了神。
“啊,不,没怎么。”记得这家伙的生日……好像是在下个月的今天?
“诶——诺克特告诉我嘛——”普隆普特不依不饶。
“……就是,你的生日是在下个月的今天吧。”算了告诉他吧。
“生日?嗯……对!诺克特刚才难道在想送我什么礼物?”诺克特竟然还记得我的生日!啊好开心!
“……算是吧,要不就带你去游戏机那里玩一下?或者送你一大复习资料?马上要毕业考试了”
“……诺克特你好过分啊,后者驳回驳回!”
  普隆普特和诺克特开着玩笑聊着天,分贝也越来越响,没有注意到服务员走到了他们桌前。
“……先生们你们打扰到其他客人吃饭了能不能轻一些?”
“抱歉/啊会注意的!”
“啊对了,这是本店送你们的小赠品,希望你们喜欢★”
  服务员略带欢快的语气使他们好奇,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纸袋子放到了他们桌上后准备离开。
“你们运气很好诶,这是本店最后两个这个样子的赠品了,先放在这里了,先生们祝你们能吃的开心★”
谢过服务员后普隆普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其中一个袋子——里面是一对耳钉,只不过被做成陆行鸟的样子了。
  “诺克特诺克特!你看这个啊哈哈哈,和你好像啊!”普隆普特取出其中一个后笑出了声。黑色的陆行鸟一脸不高兴,它头上的毛发也和诺克特有些神似。
“……一点都不像!倒是这个,一脸欢快的和你现在一模一样!”诺克特迅速驳回普隆普特的观点,将另一只耳钉取出,黄色的陆行鸟鸟喙微微张开,很开心的样子。
“诺克特你是在夸我吗?”
“……!”该死,忘了他是陆行鸟痴汉了。
普隆普特看着手上一脸臭屁的黑色陆行鸟,想了想后又看了看诺克特手上一脸愉悦的黄色陆行鸟。
“诺克特!我就要这个黑色的了!黄色的给你啦★”
“嗯?我还想两个都给你来着……”
“没事不用不用!就当是我们友情的证明!而且看到这个就想起诺克特,一想起诺克特就会感到安心!”
“你……嗯,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诺克特几乎是下意识的揽住普隆普特的脖子,揉乱他的头发。
“诺克特……!头发要被弄乱了!”
“好,好——”
他们旁若无人地走出了这家饮食店,留下对「友情」这一次的定义产生疑惑的客人与店员们。
★红色白头翁的花语为恋爱
★百子莲的花语为恋爱的造访
———————————————————
总算是肝完第二篇了……!查花语什么都真的好累啊哈哈.._:(´_`」 ∠):_ ...没有任何的文笔x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Language of flowers

cp向:诺普,后期也许会有些格伊
以花语为线索
嗯处女文献给喜欢的诺普★
⚠从DK时期开始到…嗯先不说你打我啊bu大概是个长篇⚠
⚠相信我!我是个…亲妈bu,大写的ooc少女漫⚠
⚠个人特别喜欢露娜但认为露娜和诺克特没有太明显的爱情,两人的关系已经在爱情之上,所以接受不了请退出⚠
⚠可以把这个作为一个在平行世界发生的故事,除了没有婚约以外设定基本一样x⚠
可以的话就开始啦w

Ch1
“哟,你好!我是普隆普特!请多关照!”
诺克提斯至今还记得那个金发碧眼,总是充满着活力的男孩儿鼓起勇气对他打招呼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怀着满心期待却又害怕被拒绝的陆行鸟。
  诺克特有些无聊的盯着窗外,夕阳西下,学校的不远处开了一家新的饮食店,打着买套餐送陆行鸟周边的旗号现在火遍整个路西斯——说不定还可以火遍帝国。而且买的东西越多,或者买的东西越贵,送的东西也就越好,但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见识过那个所谓最好的陆行鸟周边是什么——毕竟应该没有人会为了一个陆行鸟周边而大出血本,会这么做的也只有陆行鸟痴迷最深者或者傻子吧。
  说起来普隆普特那家伙好像很喜欢陆行鸟来着……诺克特盯着那家因为有巨型的陆行鸟气球而十分容易辨认的饮食店,陷入沉思,要不要……放学时叫上他一起去玩?
  诺克特思考了一下后放弃了这个念头,闭上了眼睛,不对,这么大的陆行鸟气球先不说,买套餐送周边这件事,已经足以让普隆普特自行来找自己陪他去那家餐厅了,所以……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哈欠——————”诺克特长舒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影响到了正在上课的老师。
“……诺克提斯陛下,上课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发出这么大的响声,会影响到其他同学的。”
“…………抱歉。”
或许是刚才用脑过度,也有可能是昨天和普朗普特通宵打游戏的缘故,感觉有点困,黑板上的东西一点都看不进去,睡觉吧,反正马上要放学了。诺克特这么想着,干脆合上了双眼。
———————————————————
“诺克特!喂,诺克特!”
好像……有人叫自己?
“喂!!!诺克特起来了!”
好像是普隆普特的声音……他是在推我吗……?怎么做个梦都这么真实啊……不对,倒不如说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
声音没了,果然是做梦吧…………等等呼吸——!
“咳!咳咳咳!”诺克特挣扎着挣脱了捏着自己鼻子的手,从半梦半醒的状态清醒了过来后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恢复过来后整个人散发着低气压,环顾了下四周想将对自己下如此毒手的人找出来——然后他看到了倒在地上,捂着自己头抱怨着的普隆普特。
“普隆普特?抱歉,没事吗。”
“唔……好痛啊……诺克特好过分……”
明明是普隆普特先对他的鼻子下毒手的但看着对方委屈的样子总有些于心不忍,鬼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法对他发脾气,给普朗普特搭了一把手,把人扶起来后任由着他抱怨一通。
“诺克特真的太过分了啊……直接抓着我的手把我推到旁边去了啊……”
“……没办法的啊,谁叫你突然捏我鼻子打扰我睡觉!而且,在没法呼吸的时候挣扎一下很正常。”
“可是真的很痛诶!头撞到桌角了!而且诺克特,现在离放学已经过了15分钟了!伊格尼斯已经在下面等很久了!……我的头上是不是长了一个很大的包啊?”
“……”诺克特把普隆普特拉到自己面前,让他把头低下“放心吧没有肿起来一个很大的包……”那家伙的头发……手感好像不错诶。
“可是——!呜哇疼疼疼!啊啊啊诺克特对不起没事吗我不是有意的啊啊啊!”刚准备伸手去揉揉乱的和刚跑完1000米的陆行鸟一样的金色头发,不料对方猛的一抬头,直接装上了自己的下巴,诺克特只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脱臼了。
“嘶——普隆普特你这个家伙……!饶不了你!接招吧!”
诺克特放下书包向毫无防备的普隆普特扑去。
“哈?!等等诺克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哈诺克特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
普隆普特特别怕痒,如果怕痒的人有级别的话他大概是当之无愧的怕痒之王了。
诺克特向普隆普特报复好自己被撞疼的下巴后把又一次瘫倒在地上的人拉起来,拎起书包,向教室门走去。
“所以——你费了老半天来叫我起床不会就只有这点事吧?”
  没人回答。
——————————————
普隆普特整理了一下因为刚才的小插曲而被弄乱的衣物——希望没有人看到自己和诺克特刚才的举动,要是明天学校的公告栏上出现了诺克特把自己扑倒在地以及现在一副衣冠不整的模样……就算诺克特不在意自己也会羞愧致死的,被伊格尼斯知道了就更别说,大概,和诺克特的来往也要就此结束了。
  普隆普特太过于专注的去想这件事以至于没听到诺克特对自己说的话,所以当诺克特放大了一倍的脸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足十厘米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也是正常不过的。
“诺!诺克特!”
糟糕,很糟糕这个情况。
诺克特原本就无可挑剔的五官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更加俊郎,黑色的发丝被照的有些发亮——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在发光一样。
  普隆普特感觉自己就像是那些少女漫画里被男主撩的晕头转向的女孩子们一样——他敢打赌他现在脸一定像家对过水果店里的苹果一样红,事实上,正是如此。
“喂,普隆普特,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扶着身后的桌子以至于不会摔下去,脑子里却完全炸开,感觉一片空白,嗡嗡的声音响个不停——六神啊他好好看。
“我……我……那个……”
大脑的当机使得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诺克特独有的气息直往他的鼻子里窜,靠的太近的缘故不时的可以感受到诺克特的吐息,一切对普隆普特来讲都太过于刺激。
“诺克特太近了啊……”
  绝望的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对方,心里不止的吐槽着王室的人都这么没自觉吗?!所幸,黑发友人似乎是感受到了过于暧昧的气氛,便恢复了原本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拎着包的样子,轻咳了几声试图掩饰脸上的红晕,转身过了一会儿后拉起自己的手就往学校的林荫道跑,然后松开手,转身对着自己。
“所以——你来这里这么费劲的叫我应该不止是想告诉我伊格尼斯来了吧。”
“嗯……格拉迪奥今天也来了”
“…………哈?”废大半天你就和我说这事?
“……噗……逗你玩的诺克特,呐呐,最近学校对面开了一家新的餐厅!要一起去吗!”
诺克特看着对方热切目光,脱口而出
“嗯,好啊”
自己完全拒绝不了眼前这只陆行鸟,虽然本身也希望对方邀请自己去那家餐厅是了。
“是那家买套餐送周边的陆行鸟主题餐厅吗?”
“呜哇诺克特怎么知道的!”
“整个年级就数你最喜欢陆行鸟……”
“周六可以吗!”
“周六啊……我尽量推掉访问好了……”
诺克特和普隆普特走在学校的林荫道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对方的兴趣爱好,并时不时的追逐打闹。
“诶诺克特你看你看!是丁香和玉蝉花诶!”
普隆普特突然停下,跑向学校花圃内养殖的那一片紫色,蹲下拿出自己的红色小相机开始拍照。
“学校什么时候养的这个?我都不知道诶……”
诺克特看着自言自语的金发友人,又看了一眼那片紫色花海——都很好看。
但要是将两种美结合起来呢?
诺克特在普隆普特专心于拍照时摘下几朵丁香和玉蝉,回忆着小时候露娜教他的编花环的方法,不难,却挺烦的,像模像样的编了一个花环把他悄悄放在普隆普特头上,掏出手机将这一瞬间拍下来。
六神啊他真好看。
答案是更美。
注意到了头上微妙的变化后普隆普特刚想抬头就被失去平衡的花环糊了一脸。
“这是什么……花环???”
普隆普特难以置信的看着诺克特和花环。
“诺,诺克特好厉害!还会编这个?!”
“嗯……小时候和露娜去花园玩的时候她教我的。”
“诶……好厉害……”等等这个不应该是做给女孩子的东西吗?
“这个送你了”挺适合你的。
“……诶?哦……谢谢!”诶?
诺克特看着有些呆愣的普隆普特,嘴角也不禁上扬,乘机揉了一把刚才没揉到的陆行鸟毛。
“走吧,伊格尼斯在等着我们呢,等久了他又要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了。”
“……诺克特你这话被听到后小心吃一个星期……不,一个月的蔬菜”

★丁香花语为爱的滋生
★玉蝉花花语为爱的音讯【选择】
谢谢忍受我毫无文笔可言的文看到这里的各位√mua
第一次有些紧张x